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怪异的剑法
怪异的剑法

怪异的剑法

庄梦洁在庭院修习著自己的新剑法,手的长剑舞动,或砍或劈或刺,使出一套奇异的剑法。就在庄梦洁刚把剑法使完,一个脚步声由远至近,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走了进来。看见站在院子中的庄梦洁很明显眼睛一亮便说道:「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,庄姑娘的剑法又有所长进。高某佩实在是佩服。」庄梦洁转过头来,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男子,眉头一皱,显然对这名男子感到极头痛。这名男子名叫高空,与庄梦洁见算是旧识,不过庄梦洁对他却没有什麼好感,一直以来也就把他当朋友。「高兄很久不见,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你。」庄梦洁虽然面带微笑,但语气显得十分冷淡的说道,仿佛冰山一样的冷脸没有丝毫改变。语气中的冷淡与疏远表露无遗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对于庄梦洁对自己的冷淡我早就习以常了,如果不是阻与我身后的背景,在庄梦洁的眼有没有我这个人都难说。面带微笑的来到庄梦洁的跟前,说道:「在下也没想到,只不过在下的手下报告说看见一个冷艳美女来到这。根据手下的描述,在下便猜测来人一定是庄姑娘,现在一看果然如此。」庄梦洁冷哼了一声,提起手中的剑指著我说道:「原本一个人无聊练剑,没想到会碰到高兄,既然这样就请高兄帮我试一试新剑法的威力。」说完便不等我拒绝,便挥剑向我砍去。看见庄梦洁突然刺来,我并没有丝毫慌乱,右手在腰间一抽,长剑出鞘,便接下了庄梦洁的一刺。见全力一击没有奏效,庄梦洁抽剑而回,第二剑再次使出,由下往上挑,直指我的左肋下。对持,我轻轻提剑,右手轻旋手瞈赶便想把庄梦洁的长剑格挡开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庄梦洁的力量之大,差点把我手中的长剑给震脱。身体不可避免的停顿了一下。庄梦洁一下子捉住了我这个破绽,瞬间刺出三剑。并乘著高空身子停顿的瞬间占据攻击主导。面对庄梦洁连绵不断的攻击,我没有半点心急。手的银色长剑挥舞,形成一个巨大的剑屏抵挡住了庄梦洁的攻击。银色的剑屏在挡住庄梦洁的攻击的同时。不断闪耀的剑光映射在庄梦洁的眼。不断影响著庄梦洁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两人你来我往的交手了一会,依然平分秋色。对于自己的攻击没有伤到高空,庄梦洁没有半点气馁。因高空的武功确实比自己要高不少。但庄梦洁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刚刚学会的红袖剑法。红袖剑法一出,很明显出乎高空的意料,原本密集的剑网因应付庄梦洁的攻击,不可避免出现了破绽。面对刁钻的红袖剑法,高空也不再保留,原本出现了疏漏的密集的剑影再次紧密了几分。而那一闪一闪的剑光仿佛阳光照射在湖面上的反射。很显然想用这些剑光影响庄梦洁。对持庄梦洁却毫不在意。然而,庄梦洁却没有意识到,高空舞动的剑影,那一闪一闪的剑光,不断的影响著她。每当那剑影照射进她的眼,她的动作就缓慢了一分。当庄梦洁意识到自己的意识开始迷茫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。明明刚比试没多久,自己就香汗淋漓了。庄梦洁感觉到自己身体十分的疲惫,每当那剑光一闪后自己就多疲惫一分,自己的意识就会更加涣散。冥冥中仿佛听到一道声音。「你现在感觉很累」「很累」庄梦洁不知道什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。但了应付高空的攻击,他也无法顾及其它了。「累了就要放松……缓缓的放松。」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,但这声音仿佛有魔力一样,虽然依然和高空比武,但庄梦洁已经感觉到身体随著这句话开始缓缓的放松。嘴很不自主的说跟著这声音说:「缓缓放松」「你的意识开始消散,你感觉很累,很想睡」「累了……想睡」这句话刚说完,庄梦洁的意识开始朦瞀蚍,一阵巨大的疲惫感瞬间袭来。让庄梦洁觉得自己真的十分的疲惫十分的想睡。原本与高空的比试也因极度的疲惫感而放慢了节奏。「你很想睡,但你正在比试,而且手的剑很重,停止所有的举动,放下手的剑。」「想睡…剑…重……放下」庄梦洁的瞳孔开始缓缓放大,在声音的指示下缓缓的松开了手的剑,静静的站在原地。「你感觉到意识开始朦,缓缓的下沉,缓缓的下沉,下沉到意识的深处。」声音继续引诱著庄梦洁,庄梦洁感觉到自己仿佛就在一个巨大的黑洞,缓缓的向下沉,心理想要反抗。但却毫无作用,只能顺著声音的话去做。「下……沉……深处」「你已经睡著了,不会对外界有任何反应,你只会按照这声音的指示去行动。」高空站在庄梦洁的面前,缓缓的下达了最后的指示。「指示……行动」而庄梦洁仿佛一个木偶一样,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著声音的指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看著眼前已经完全沉睡的美人,我缓缓的松了口气。摇了摇因长时间挥动而酸麻的手臂。醉心剑法,这便是高空新学会的剑法。实际上醉心剑法是一套迷惑心神的剑法。通过高速舞动的剑影和不断闪烁的剑光刺激对方的心神。最终达到控制敌人的效果,和邪教的那些影响心神的邪功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当然这剑法也不是这綞练的,我自练武开始变每天专研这套剑法,经过20年不断的探索才最终把这剑法练到大成。庄梦洁双目紧闭,静静的站在原地,但这样也丝毫无损她冰冷的气质。我见过的美女不少,但像庄梦洁这样拒人于千之外的独特气质却很是刺激我的征服欲望,很可惜庄梦洁对我没有半点好感,两人认识这久,庄梦洁对我还是原来的样子,虽然面带微笑,但语气冰冷仿佛拒人于千之外的样子。多次的表白无果后,我也就死心了,既然不能当恋人,那就当朋友吧。原本我也是这想。但没想到前几天的一阵感悟既然把醉心剑法练到了大成。又刚好听到了庄梦洁的消息。我想都没想便把刚刚练成的醉心剑法用到庄梦洁身上。得不到你的心,我也要得到你的人。嘴角上扬,我邪邪的笑道:「庄梦洁,你能听到我的话吗?」「听到。」庄梦洁回答道,但回答的语气毫无生气仿佛木偶一样。「你喜欢练武吗?」「喜欢。」我试探的问道:「那你的武功比之高空怎样?」庄梦洁停顿了一下还是回答道:「比不过。」「刚刚的比武你也输给了他。」「是的……输了。」依然是毫无生气的声音,但我还是能感觉到,庄梦洁的不服气。要的就是你不服气的样子,我继续说道:「武学就是达者师,既然你比不过高空,是不是应该向他请教。」「是」「既然你向高空请教,那就要完完全全听他的指示。」一步一步的引诱庄梦洁向著自己制定的路线走去,我心理有著一个异样的快感。「是」「因高空比你强,所以高空所说的都是对的。」听到这句话,庄梦洁并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双目微皱,很显然,内心进行著剧烈的斗争。看到这样子,我的心也一下子紧张起来。虽然醉心剑法让庄梦洁听从我的命令,但像这些与原本的认知有极大冲突的指令是非常危险的,稍有不慎,庄梦洁就会醒来。好在我的运气不错,最终庄梦洁还是选择了听从了我的指令。「是的…高空……的话…对的」听到这句话,我总算放心了。最大的阻碍已经过去。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。「既然你觉得高空的话都是对的,那就不能够有丝毫的怀疑。就算你有怀疑,也会觉得是错的是自己而不是高空。」「不……怀疑」看著庄梦洁完全接受了指令,但我还是觉得不保险。「每当你听到脑海的声音的时候,你的心灵就会得到洗礼,不管听到多惊奇愤怒的事情,你都会欣然的接受,并按照脑海的指令去做。等一下,我会数三声,你就醒来,你会诚恳的向我请教,而我刚刚所说的话你都会谨记在心,并且不会违背。」「是的……不违背。」最后,我还是按照醉心剑谱上的方法。给庄梦洁加上了特定的关键字,以免下次控制庄梦洁心神的时候还要特地使用醉心剑法。「每当我谁出「醉心指导」这个词的时候,你就会再次进入到这个状态。」「进入……状态。」「3。2。1醒来。」随著我的话刚落下,庄梦洁的瞳孔缓缓的恢复。看著站在眼前的我,庄梦洁有点气馁的说道:「我输了,没想到我新学的剑招都不能伤高兄分毫,高兄果然武艺高强。」「庄姑娘的武功一点也不差,在下之所以能够战胜庄姑娘也只是知道庄姑娘的弱点而已」「弱点?什弱点,能请高兄指导一下吗」听到我的话,庄梦洁感到非常的好奇『自己的弱点?是什?』看著庄梦洁按照自己的指令提问,我不由得在心理大笑,但表情却一脸难的推脱道:「指导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在下对武功的认识可能与庄姑娘的认识有较大区别。可能不利于庄姑娘。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就在这时一个奇特的声音在脑海响起。——高空的武功比你高,你必须诚恳的向他请教——听到这个声音后,庄梦洁感觉到自己的心灵仿佛经受过洗礼一样,一种异样的舒适感瞬间传透全身,仿佛沸腾的湖水瞬间被冷却,还原成宁静的湖面。这个声音就像有魔力一样,庄梦洁觉得自己应该按照这句话去做,自己必须按照这句活去做。「没关系,高兄的武功比我高,那样的话对武功的理解就一定比我要深入。肯定比我要正确」庄梦洁平静的对高空说道。很显然没有对自己脑海的奇异声音有任何的怀疑。听到眼前的冰山美人的请求,高空邪邪的微笑道:「既然这样,那在下就放心了,在下会尽力的指导庄姑娘。不过这不方便讲解,还是到房间去吧。」虽然看见高空依旧挂著招牌式的微笑,但庄梦洁却觉得高空的笑容有点怪异。还有,什指导需要到房间去啊。女孩子的闺房是男人能够随便进的吗?就在庄梦洁觉得奇怪,要反驳高空的时候,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。——既然你向高空请教,那就要完完全全听他的指示——听到这个声音的话,庄梦洁感觉到自己的心灵再次回归宁静。而这时候又听到高空说:「等一下要说的,毕竟是庄姑娘的弱点,了避免隔墙有耳,还是到庄姑娘的房间比较好。」庄梦洁一想,也觉得高空的话有道理。「恩,也是啊。那请跟我来。」虽然对高空的话还有些疑惑,但还是带著高空穿过院子来到自己的闺房。庄梦洁的房间不大,但家具摆放极讲究。且整体用水蓝色的布置。倒是与庄梦洁的冰山面容十分的匹配。两人相对而坐。「庄姑娘,了更好的指出你的不足,能请庄姑娘把衣服脱掉吗。」「什?脱衣服?」庄梦洁显然被高空的话给吓了一下。一下子站了起来。「对然隔著衣服也能对庄姑娘进行指导,害怕会出现误差。逼近武功一块失之毫厘差以千。在下也是了庄姑娘著想。」这时候一句话在庄梦洁的脑海回荡,不断的消除她的愤怒和疑惑。——因高空比你强,所以高空所说的都是对的——这句活每重复一遍,庄梦洁就感觉到自己的的心灵宁静了一分。「是呀,高空比我强,他说的就都是对的,脱衣服是了更好的指导我。」强行压下心的怪异感。庄梦洁微笑道:「没想到高兄想的这周到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」庄梦洁轻轻的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劲装。露出了刚好把羞辱部位挡住的水蓝色肚兜与裤。见庄梦洁没有再脱下去的打算,高空『好心』的劝说道:「庄姑娘,肚兜和裤可能会阻碍接下来的指导。你还是把它脱掉吧。」「恩……好吧」虽然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按照高空的话脱下了肚兜和裤。不一会一具美妙的酮体便出现在眼前。绝美的容貌,雪白的肌肤,硕大的巨乳上两颗粉红色的樱桃随著胸口的起伏而不断摇晃,显得十分的诱人。最让人意外的是,庄梦洁的下体竟然雪白一片没有一丝杂毛。高空丝毫不掩饰自己贪婪的目光,在庄梦洁身上扫视,仿佛要把庄梦洁的诱人酮体深深的刻在脑子。对于高空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的酮体,庄梦洁本能的感到厌恶,下意识的用手把自己的下体和双峰挡了起来。见状,高空仿佛也没了继续视奸的兴趣,对庄梦洁说道:「庄姑娘,你知道武学最重要的是什吗?」「最重要的是什?」听到高空的问题,庄梦洁低下了头认真思索了一会说道:「是内力?」高空摇了摇头说道:「是下盘。人们在习武的过程中往往会过于最求强大的招式。却往往忽略了最基础的地方。在打斗中,不管是发力还是防御,都与下盘息息相关。下盘不稳,最终导致的是满盘皆输。」「这严重」「没错,根据刚刚与庄姑娘交手的情况来看,庄姑娘的下盘不够稳固。」「这样的话要怎办。」庄梦洁很显然被高空一脸严肃说出的给吓了一下。对自己的情况极色心。高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假装关心的说道:「根基不牢想要犁补是非常困的,不过在下有独门方法,能够帮庄姑娘巩固根基。」「真的吗?」「当然,不过这方法有点奇异,不知道庄那姑娘……」高空的话还没说完庄梦洁便说道:「没关系,只要能从新巩固根基就行了。」「是吗,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。」说完便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。「高兄你什脱衣服?」庄梦洁显然对高空的动作十分的不解。但又说不出个所然。「在下的独门锻炼方法叫『肉棒锻炼法』。等一下在下就会把肉棒插进庄姑娘的肉穴。并不断顶撞庄姑娘的子宫,等一下庄姑娘要做的就是在在下射精前,保持不动就行了。」「什,用肉棒插进肉穴,那不就是做爱了吗?」「当然不是,所谓的做爱是,两个互相爱慕的人做的才叫做爱,这只是练功,不算是做爱。」这个时候,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。——高空的话都是对的,那就不能够有丝毫的怀疑。就算你有怀疑,也会觉得是错的是自己而不是高空——听到这个声音,原本还带有疑惑的庄梦洁马上就释怀了:「原来是这样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,看来是我搞错了。」「没关系,我们开始吧」「恩」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说完,庄梦洁便按照我的要求,双手撑在床上双腿大开摆成了后入式的姿势。光洁润滑的肉穴在展露在我面前,一览无遗。我并不急著插入,而是用肉棒不断的摩擦著庄梦洁的阴帝。并不时用龟头划进两片紧闭的阴唇。慢慢的庄梦洁的身体开始发热,而肉穴也变得淫水泛滥。见状,我也不再刺激庄梦洁了。直接让沾满淫水的肉棒顶住庄梦洁的桃源洞口。「庄姑娘,要插进去了,你可要好好的支持住了。」「来吧,请高兄用力的插进来。」「那我就不客气啦。」腰部用力狠狠的向前一顶。肉棒瞬间插进了肉穴。巨大的龟头粗鲁的刺穿了薄薄的处女膜。直接顶撞在柔嫩的子宫口上。突如其来的痛楚让庄梦洁一下子绷紧了身子,口中发出一阵阵低鸣。因剧痛而剧烈收缩的肉穴,却给了我剧烈的快感,让刚插入的我差点就射了出来。狠狠的深呼吸了几下才把射精的冲动给压了下去。享受著庄梦洁肉穴的紧压感,我缓缓的抽动肉棒。肉穴因异物的插入本能的进行收缩。这让肉棒的抽送显得十分费力。但同样的也给我带来更剧烈的快感。「庄姑娘,现在要开始动了,你必须承受住,否则训练的效果就不够好了」「没问题,请高兄你狠狠的插我吧。」肉棒退到肉穴口,再次狠狠的齐根而没。而随著肉棒的进出,庄梦洁也不断的发出低声悲鸣。很显然,刚刚破瓜的痛楚还在残留。慢慢的,庄梦洁的悲鸣开始变成低声的呻吟,肉棒与阴道的摩擦不断时生的剧痛的快感不断刺激著庄梦洁,原本只感觉到刺痛的肉穴,开始传出一阵阵的快感,且随著肉棒的抽送而越来越剧烈。庄梦洁开始迎合我的节奏,主动扭动自己的腰部。让肉棒在进入肉穴时能与肉壁更大的摩擦,以获得更大的快感。这时候,我也差不多到极限了。直接双手揉弄著庄梦洁的玉乳,腰部不断的用力,让肉棒能够每一次都狠狠的撞击在子宫口上。柔嫩的子宫哪羈受得住这样的冲击。不一会便被龟头破开了子宫口。插进了未经人事的子宫。子宫口的挤压瞬间成了最后一根稻草。我精关一松,滚烫腥臭的精液狠狠的冲击在子宫壁上。被突如其来的子宫内射。庄梦洁也瞬间达到了高氵朝。被肉棒填的密密实实的肉穴,一下子喷出了大量的淫水。高氵朝过后,我并没有立即退出肉棒,而是慢慢享受高氵朝后的余韵,等肉棒完全变软后才缓缓退出。但退出的时候,还是能感受到,肉穴的紧扎。仿佛不想让肉棒离开一样。再看庄梦洁,因剧烈的高氵朝很显然处于失神的状态,看著眼前被自己干的死去活来的冰山美女,心不由得泛起了一股自豪感。「高兄,不知道训练的效果怎样」刚刚由女子变成女人的庄梦洁显得十分的柔媚性感,但还是按照脑子的设定,诚恳的向我问道。「庄姑娘的肉穴太紧了,难怪下盘会不稳。不过请庄姑娘放心,只要每天不断被大肉棒肏肉穴,当肉穴变得松松垮垮的时候,庄姑娘的下盘也就稳固了」「真的吗?」对于我的奇词淫句,庄梦洁没有觉得丝毫的奇怪,反而十分的认同。热爱武学的她转过身,把自己刚刚破处,还混著处女血和淫水的肉穴露了出来:「那就请高兄不要客气狠狠的肏爆我的肉穴吧。」面带淫笑,我再次把恢复雄风的肉棒插进了庄梦洁的肉穴,开始了新一轮的征伐。接下来的几天,我用训练的名义不断奸淫庄梦洁。冷艳的庄梦洁依旧是一脸诚恳和认真的样子接受著我的玩弄,丝毫不知道用自己的肉穴去接受别人的肉棒,

【完】